求是之声

【潮浙看|人物】聂伟:虽然很老的天使

    记者:刘子涵
    编辑:毛浩宇    发布时间:2016-11-29

    十点,赶到论坛所在的酒店,签到,推门,大声喘气。房间前面有桌子的位置早就坐满,后面只是成排的椅子,在边上留着一两个空位。我坐到一个女孩儿旁边,简单聊着。直到台上浙江味儿的普通话消失,标准的普通话响起。这是女孩儿要采访的教授。

    “今天我不是在讲ppt,而是在吹‘泡泡糖’。” 

    有趣。台上的男子中等身高,肩膀宽厚,站得很直。上身是栗色的格子衫,短发。语速很快,但也字正腔圆。女孩儿告诉我他叫聂伟,是上海大学电影学院的教授,今天要讲“影游联动”。10分钟的演讲里,他一直面带微笑,不时抖出包袱。结束后笑着回到自己的位置,端坐着听下一位教授的发言。

    中间他突然离席,向屋子后方疾走。手机放在耳边,但嘴还闭着,直到推门出去才说出第一句话。


“虽然”

    女孩儿看出我对聂老师的讲话很有兴趣,带着我一起出了门。老师的电话一结束,我俩就把他堵在了门口。

    “您好我是之前预约采访您的志愿者,现在可以问您几个问题么?”

    “那你呢小朋友?” 依旧带着微笑。他的眼镜很干净,头发不密,有几根白丝。

    “虽然来之前我没有预约采访您,但还是对您讲话里提到的一些细节很感兴趣。”

    “诶,那好呀,咱们聊聊。”


“很老的”

    三个人找了个沙发坐下,他让女孩儿坐在中间,就和她先聊了起来。近距离看聂老师说话,更觉得很亲切。他会放声地笑,耐心地讲解,还偶尔带一两句上海话。女孩儿问他的问题,他回答的第一句一定是“你说得很好”。女孩儿问完了,他微笑着看向我。

    我质疑他演讲里谈到的雅达利事件,那是游戏的失败,与电影无关。
 
    “你说的很有道理。实际上做电影的人他们不懂游戏的,做游戏的人也是这样。因为这里面讲故事的方法,代入的方法存在差异,人物的设定也存在差异。电影需要演员精致的表演,但这在游戏里是没的呀。我们看那些很老的电影改编游戏……”

    他突然站起来伸出右手向另一个已经发过言的教授走去。两人握手,寒暄,欢快地聊天,讲着一些电影人才能听懂的笑话,搂在一起合影。

    走回到沙发这里,他说“老朋友见个面非常难得,过去聊两句。不好意思小朋友。刚刚说到哪里了?”

    “那些很老的电影改编游戏。”

    “对,那些很老的电影改编游戏,它们只是开创了一个早期的商业模式。这种改编的核心是对作品的商业价值进行一种双重的或者多重的挖掘……”


“天使”

    再后面已经听不太懂他在说什么,但是为了把天儿聊下去,我只好祭出艾柯的旗子。“您刚刚说了这么多,”

    “嘿嘿都是废话哈哈哈哈。”说完他把肘架在大腿上,手拄着头,侧过脸看我。嘴角还有笑意,很是自信。

    “不不不,您说的让我想起来艾柯的《开放的作品》。今天下午论坛也有‘互动电影’这个主题,和刚刚您说的有一点像。”

    “是这样子的,我们今天所理解的互动是被程序设定好的互动。但未来可能真的会是创造性的阶段,从setting变成creating,由观众踩出电影的路径,没有边界,不断增长……

    11年前有个视频叫‘做一个馒头引发的血案’,貌似以卵击石,但我们都清楚胜利方在哪里。那个时候一谈网络电影,都觉得是个非常遥远的事,但网络电影后来形成了燎原之势。同样我今天说‘影游联动’好像还是在讲故事,但明天它可能不再是一个故事,可能不只是诗和远方……”

    聊到最后,他还是在以“影游联动”的产值和票房,来判断一些作品与尝试的成功与否。一个上午都在被电影艺术洗脑,现在听人谈起资本和市场倒是有些不解。

    我便问他:“我注意到您一直在谈电影行业怎么挣钱的事。其他演讲过的教授强调的多是电影创作的问题。”

    “嘿嘿嘿当然是因为那些大教授水平比较高。

    不过其实我觉得应该找一种‘下沉感’。就是说我们应该主动找主流观众的取向。赚钱本身从来不是目的。当然如果我们能提升电影的市场效力,赚更多的钱何乐而不为呢?更何况我们现在需要发展出一个完善的电影工业体系,形成一个好的电影市场机制。我想这才是我们这一代电影人的使命。如果这个时候我们空谈新电影的艺术创作,不注重电影发展的土壤,我想未必会取得一个好结果。”

    说完他笑得很自然。即便“影游联动”被不少人视为大公司捞金的手段,但它也是聂老师眼里清晰的未来。看来他确是把自己认作使者了。


    论坛结束,我和女孩儿去找他道别。女孩儿问他为什么把微博的名字设成“虽然很老的天使”,他说:

    “很久之前的微博了,看来是真的老了。未来是你们的。”

(版权所有 求是潮网站 未经许可 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