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是之声

毕志飞导演人物采访

    记者:周雪怡   
    编辑:赖奕贝    发布时间:2016-12-20

    《纯洁心灵·逐梦演艺圈》是新秀导演毕志飞历经十一年半完成的处女作。电影讲述了一群表演系的大学生在历经迷茫和挫折之后,在老师的鼓励和帮助之下逐渐找到方向并实现梦想的故事。

    主持人介绍的声音刚刚落下,掌声就从台下响起了。

    毕志飞导演和身旁人打了个招呼,脱下外套,稍叠了叠放在椅子上,穿着一身运动装走上了台。他简单问好、介绍自己、切入正题。虽然当晚的活动目的是宣传电影《纯洁心灵·逐梦演艺圈》(下简称《纯洁心灵》),但是无论谈及十一年半电影制作中的困难或是褒奖,毕志飞并不激奋;内敛的情绪之下,毕志飞很平静——“我今天来只是做一个历程的分享,可能对大家有帮助”。

十一年大学

    在公众现有的宣发材料中,毕志飞的学历是一大看点。他也一开始便介绍了自己的学习经历:本科四年的设计专业之后,他继续在北京电影学院进修表演系,后又修读了北京大学的影视学博士学位,且中间花一年时间去美国访问交流。而在学习之外,他还做了三年半的表演老师。

    从设计专业到电影事业,毕志飞的跳转既有必然也有偶然。必然在于他从小对文艺方面的执着,偶然则来自于大一时同学对北京电影学院的介绍。而《纯洁心灵》这部电影的初始想法,也就是在2005年毕志飞硕士毕业的时候产生的。毕志飞笑言:“我读了十一年大学,教了三年半表演,拍大学拍电影大家拍不过我。”在《纯洁心灵》中,他选择了熟悉的表演系大学生的题材。据他说,一方面因为了解,他能够真正“对观众负责”,且这一题材也的确能够吸引观众、获取支持。另一方面,他在观察、接触过很多表演系学生的生活后,也“在他们身上找到了想要表达的东西”。

    想法初定,毕志飞就开始思考剧本,之后的八年时间是一场他与他自己的战争。他不断地收集素材、修改、琢磨;同时也接手额外的编剧和副导演工作。为了能写好电影剧本,他着手写过电视剧的剧本;2007年完成的《朱家花园》便被陈坤看中。也在同年,他考上了北京大学的博士。“尽管在电影学院学习到了大量专业的技能知识,我仍然缺乏对中华传统文化的整体了解和宏观的思维能力,而北大恰能提供我所需要的人文气息——考博士在一定程度上,也是为了做电影。”

    不断的学习和打磨无疑让毕志飞真正找到想做的东西:“电影一般有三条线,《云图》有六条线,但我的电影中有十一条线,并且在95分钟内阐明了。”

笑柄与奇迹
   
    毕志飞曾经有一个铁饭碗:大学表演老师。但为了制作电影,他离开了这一事业编制,“我希望能靠电影生存下去”。作为即将步入而立之年的男人,作为两个孩子的父亲,毕志飞的这一耗时十一年半的电影、这一展示了娱乐圈深水而尺度甚大的电影、这一完全由新人出演的电影、这一众筹了巨款的电影,在很多人看来是一场豪赌,甚至在电影制作的中后期还是有人认为该电影前途堪忧、劝他放弃。

    但在浙大现场的分享中,毕志飞谈及这些难处时显得平静,还道了一声“有趣”、一声“好玩”。

    的确,在电影点映之后,不少观众的反馈都是“大胆”二字。在电影过审的初期,一些专家也对部分情节提出了修改建议。毕志飞在参考之后删除了一些不影响主线的细节,仍旧保持主情节和对娱乐圈不良现象的揭露。 “电影作为文艺创作的一部分要做什么?”毕志飞如此设问,“文艺作品有社会教化的功能,也应当肩起这个责任。”他并不回避“大胆”,却希望表现真实、以真实引起共鸣。“但这部电影并不是为了揭露黑暗,而是表现在恶劣环境下挣扎存在的’纯洁心灵‘。”每一个群体都可能存在丑恶的一面,我们无需回避,且回避将带来不真实;但是应当要让大家向美好看齐,以丑恶衬托美好,以演艺圈的暗面体现人纯洁美好的心灵。

    对于启用全新人阵容的质疑,毕志飞借意大利的新现实主义来说明问题。简单解释之,即采用和角色身份契合的人来作为演员。在校的表演系学生来扮演表演系学生,才能达到真实的效果。为了追求这个效果,毕志飞甚至拒绝刚大学毕业一两年的演员,“哪怕只是一两年,眼神也不一样了”。《纯洁心灵》目前得到的评价证明了毕志飞这一选择的正确,许多影视界的专家肯定:“这部电影里就算只有一个熟面孔那也完蛋了。”

    《纯洁心灵》在2015年年底遭遇只剩下一万元的窘境。毕志飞效仿《大圣归来》发动众筹,成功筹集到1930万。进行至今,整部电影已经投入了将近三千万。毕志飞直言,若是电影票房不过一亿,那么就是亏损。这似乎确是一场豪赌。

    但毕志飞对电影的信任不无缘由。这部电影还没上映,就获得了三家上市公司的联合发行,并且在2015年入围美国旧金山环球电影节和美国加州帝王国际电影节,获得后者的剧情长片官方主竞赛单元最佳影片大奖。此外他还办了一场专家放映会,邀请了国内18名影视专家点评电影。中国电影家协会的许柏林理事给出了极高评价:“每一个镜头都很给力,每一句台词都很到位。”

    这部有诸多争议的电影究竟是笑柄还是奇迹,“大家可以一起见证一下”。
“我只是有时候会生气”

    回顾十一年半的电影制作历程,毕志飞说得平静却笃定:“我从来没想到过放弃,也从来没有放弃过,我只是有时候会生气”。

    北京电影学院在每周一到周三都会放送电影,周一是国产电影,周二周三则是外国电影。在北影,国产电影与外国电影的上座率对比十分强烈,后者几乎是前者的两倍。学生常吐槽国内电影的标准实在是过低,而接触到的高质量欧美电影又在学生心中树立了新标准。毕志飞反问大家:“带着这个新标准进入国内行业是不是很难受?”好的想法因我国电影工业的低标准无法落实,行业中也难以找到可靠的合作伙伴。无奈之下,毕志飞选择亲自上阵——这也是这部电影耗时十一年半的原因——他一人身兼多职:出品人、制片人、编剧、导演、演员、剪辑指导、美术指导,以及现在的宣发领队。也曾有人发出疑问,问既然达不到标准那为什么要继续?毕志飞答得简明,“要么就不做,要就做到最好。”这份倔强也是他和他在剧中所扮演的角色“文天阳”的共通。

    “各位你们知道披星戴月是什么感觉吗?”

     电影进入剪辑阶段时,剪辑助理剪辑出的第一版被毕志飞全部推翻。他又开始亲自上阵,每日工作数十个小时,只为了剪出三四十秒的素材量。细致剪辑五个月后,剪辑场所的负责人告诉毕志飞再这样他们必定亏本,于是只给他场地,而不再负责剪辑工作。

    毕志飞就这样开始“披星戴月”,从酷暑剪到隆冬,从大裤衩吃西瓜剪到寒风刺骨。剪得兴起时剪到凌晨两三点,路上没有人,但有路灯,有星星,有月亮

    “这部电影会让观众觉得值得吗?”他在专注和投入之后觉得充实、无愧,“剪辑时我尝试过每一帧的留与舍。”。

    一部没有明星、没有知名导演的电影为何能众筹到1930万?毕志飞说他不知道,他只告诉大家“先把自己的事情做好,该来的总是会来。”

初心与未来

    毕志飞多次谈及对电影的看法,深情好似告白:“不论贫穷与富有,我这辈子就和它打交道了。“

        《纯洁心灵》这个名字,用在他身上似乎也无不可。在分享中,他谈及三位电影行业的伟人,崇敬之情溢于言表。在与电影的多年接触中,毕志飞将电影作为向伟人的致敬,以及实现自己人生价值的神圣艺术。以作品引起共鸣也是他作为电影人的目标。

        活动结束前,毕志飞问在场观众们是否愿意支持他的电影。令毕志飞讶异的是,在座的人几乎都举起了手。他连发问句:“这么多?真的吗?为什么呢?就觉得不容易吗?”接着他又一如既往地平和下来:“真的是很感动,有这样的支持,我们会走得比较远。”         

        对于未来,毕志飞有一个三部曲的计划, “如果有幸的话”。他解释道,他在这部电影中投入巨大,如若失败可能会直接影响到今后的电影事业。但他还是微笑:“我因发自内心的热爱拍了这部电影,我相信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他向记者说这话时,当晚到场学生已经离场,学校的工作人员正在清理场地。毕志飞的眼神逐渐移向一旁正解下宣传现场横幅的工作人员,紧凑地发问:“哎老师,这个横幅我们能拿走吗?”征得同意之后便招呼自己团队的伙伴,“咱可以把这个横幅拿走,不要浪费,咱们下面还能用呢。”

      在《纯洁心灵》的全国万里行宣发活动中,浙大是第八站,后面还有许多站等着这部电影。在今后电影梦的追求路上,也有许多站等待着毕志飞。

(版权所有 求是潮网站 未经许可 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