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是之声

【潮浙看|声音】网瘾休止符

    作者:毛浩宇
    编辑:张鸿乾    发布时间:2016-11-15

    今年8月,一篇流行于各大社交平台的文章让大家记住了一个叫杨永信的名字。一时间,网络上充满了对他采用电击治疗网瘾的行为的嘲讽与声讨。而在9月30日,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几乎是悄无声息地发布了《未成年人网络保护条例(草案征求意见稿)》。尽管其中的大部分内容都是老生常谈,但是仍有一些微妙的变化值得注意。

    第一处值得注意的变化,出现在条例的第二章第十至十二条,大意是国家支持未成年人上网保护软件的研发并要求“智能终端产品制造商在产品出厂时、智能终端产品进口商在产品销售前应当在产品上安装未成年人上网保护软件,或者为安装未成年人上网保护软件提供便利并采用显著方式告知用户安装渠道和方法。”
    第十条     国家鼓励并支持研发、生产和推广未成年人上网保护软件。国家网信部门会同国务院工信等部门组织制定未成年人上网保护软件研发、生产和推广的政策并组织实施。
    第十一条 学校、图书馆、文化馆、青少年宫等公益性场所为未成年人提供上网设施的,应当安装未成年人上网保护软件,避免未成年人接触违法信息和不适宜未成年人接触的信息。
    第十二条 智能终端产品制造商在产品出厂时、智能终端产品进口商在产品销售前应当在产品上安装未成年人上网保护软件,或者为安装未成年人上网保护软件提供便利并采用显著方式告知用户安装渠道和方法。
   
    想当年“绿坝事件”闹得沸沸扬扬,最后成为闹剧一场不了了之。然而从这份条例可以看出,有关部门似乎仍未吸取教训。

    从一方面讲,像“绿坝”这样的软件与互联网自由开放的精神相互抵触,注定无法被人们接受。从另一方面讲,预装或要求预装这类软件的行为是一种助长垄断、侵犯消费者选择权的严重违法行为。之前工信部不是明令反对商家在智能手机上预装软件吗?那么为什么如今又做出这种自相矛盾的事情呢?没有人有理由去侵犯消费者尤其是未成年消费者的权益,即使是以“治疗网瘾”为借口。

    《预防和干预》中的一些内容却真的有些令人震惊了。第十九条:“对于有沉迷网络倾向的未成年学生,学校应当指导其监护人开展家庭教育,配合家庭、社区及其他机构进行教育和引导。”第二十条:“县级以上人民政府及其教育行政部门……可以通过购买服务等方式提供预防和干预未成年人沉迷网络的教育或服务……国务院卫生计生部门会同有关部门推动出台网络成瘾的本土化预测和诊断测评系统,制定诊断、治疗规范。”条例就像是把沉迷网络的人当作吸毒成瘾的人,要求他们必须被送到某个机构接受治疗。这不就是给了像杨永1信的网戒中心那样的机构一个继续存在的理由吗?

    实际上,尽管网瘾确实会对未成年人的健康成长产生不可忽视的危害,但是网瘾并不是一种精神疾病,更不是一种罪行。与父母交流沟通的缺失、过于沉重的学业压力以及同龄人们的影响,这诸多因素促使未成年人借助网络来寻找精神寄托,通过游戏、动漫、网络小说来逃避现实。在那个虚拟世界里,没有学业的压力,没有家长的斥责。那里有的是热血的冒险、浪漫的爱情、出生入死的友谊和幻想中才有的风景。B站有句名言:“来生愿入二次元”。那一个个网瘾少年也是如此,比起平淡无奇的现实,他们更愿意留在虚拟的世界。
   
     所谓的“诊断”、“治疗”却完全是将网瘾曲解为疾病来对待,而忽视了对未成年群体内心的探索。未成年加上沉迷网络,似乎贴着这两个标签的人就低人一等,似乎他们的消费权、人权就可以被肆意侵犯。其实勿怪国家,我们每个人或多或少都有这样的偏见,觉得自暴自弃的人不值得我们同情。好在,这份条例还只是征求意见稿。在知乎上,不少人晒出自己给国家信办的回信,提出反对的理由与改进的意见,落款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许多提议者都认为,比起所谓的网戒中心,政府应当设立更多的经过严格审核的专业的心理咨询机构,让专业的人员去倾听未成年人的心声而不是粗暴地矫正他们的行为。此外,也应该鼓励家庭和学校去承担更多的责任,没有什么部门、机构能够代替家人、朋友的作用。更多的沟通、更多的关心、更多的温暖,永远都是比暴力更好的解决问题的方式。

(版权所有 求是潮网站 未经许可 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