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是之声

【潮浙看|人物】邱启明:角色转换之间,初心未曾改变

    记者:张拓    摄影:陈鑫伟  鲁杰沁
    编辑:杨钊    发布时间:2016-11-18

    他俊朗面庞,白衣黑裤,笑言年过不惑却依旧注重颜值;他满腔热情,投身公益,湿润眼眶之中感慨公益路上的奉献与艰辛;他磁性嗓音,犀利措辞,顿挫抑扬之间传达着媒体人的社会担当。
    
    他是邱启明——“天使妈妈基金会”的理事和形象大使,中华儿慈会“春晖博爱”项目的发起人之一,他坦露自己将会在慈善道路上“死都走到底”;曾经的央视主持人、记者,湖南卫视《我们约会吧》节目主持人,搜狐网新闻视频部总监,他笃言自己将会一直做情怀永在的媒体人。
 
    在贵宾厅,求是潮新闻资讯中心记者对邱启明先生进行了专访,带大家走进“梦享者”的心扉,倾听“梦享者”逐梦路上的赤子初心。

    在你的人民之间,你依旧是他们的信使
    Q:邱老师您好!您的生活行程中一直有参与公益和慈善活动,您的微博里也经常转发、评论与弱势群体相关的报道,可见您对公益慈善是发自内心的热爱。我们非常想了解推动您从事公益的力量源自哪里?

    A:  我当初开始从事公益时,小乖木七个月大,我觉得是父亲这个身份让我有想法去开始从事公益。看着自己的孩子那么幸福,我不忍心那些家境贫穷、遭遇遗弃甚至被疾病判死刑的孩子没人救助、没人关心。那时候我还在央视工作,说实话,很少有人可以在这样的平台上发声,而我恰好有这样的机会去替有需要的人呼喊,去更广地撒播公益的种子。现在小乖木八岁了,我经常带他去参加慈善大会,这家伙,到还学着我举牌竞价。现在,他知道了爸爸不光是个主持人,还是一个有爱心,爱公益的人。公益这东西一旦做久了,心里就会一直放不下。开通微博后,经常有人at我,希望我能救救他们的孩子。说实话,作为普通人,发布这样的微博能带来多少影响力呢?那就让我就当一台“扩音器”吧,让我一百多万粉丝去看见,让过百、过千、过万的转发让更多人去相信这些事情的存在,去关注那些可怜的孩子。娱乐头条转发的人多了去了,不差我一个,而公益呢?慈善呢?没人理,没人睬,那就我来做,我也有责任做,举手之劳嘛!

    我就能说得出来,也能哭泣
    Q:我们平常也有关注公众人物的公益活动,比如韩红有发起过“百人援青”的公益活动,在娱乐界、公益界引起巨大反响。您有没有考虑过通过自身的影响力去号召身边的人参与线下的公益活动?

    A:线下的公益活动我确实一直在做。我现在是“天使妈妈基金会”的理事之一,因为另外的理事都是普通的妈妈们,所以线下的募捐活动我都会主动出面去主持,去号召,尽可能地发挥个人影响力。包括韩红的一些公益活动,其实我也是其中的发起人和参与人。她真的很不容易,也是靠自己的名人的魅力和影响力,一步步把公益做到今天。但毕竟我个人的力量有限,现阶段也只能把主要精力投在“春晖博爱”和“天使妈妈”里面。这两个组织都是首要照顾孤残儿童、重症儿童、孤儿院孩子、没人愿意救助的重症孩们。这两年我参与很多筹款主持,大概募得七百多万,有很大一部分,我们选择把它用在孤残儿童的老师的培养上,让那些老师们能学习到更科学的手段去更好地爱护孩子。在这样的救助模式下,他们考上大学,毕业后,一部分被我们慈善机构推荐到上海迪士尼乐园工作。有一个失去双腿的孩子,每天工作还有专车接送。我们通过基金去帮助那些生活本就对他们不公的人,把更多的慈善奉献给他们,让他们觉得自己并没有被整个社会所忽略、遗忘。

    Q:您在那么长时间维度的公益活动中,有没有那么一件事让您印象最为深刻?

    A:虽然我在公益第一线时,只直接救助过的两个孩子,但我现在还记得他们,是小顺至和小新奥。小新奥脑袋上长了个恶性肿瘤,父母实在没钱啊,无力救治。那怎么办呢?我来吧!当时找很多企业,开很多募捐会,到最后,手术圆满成功,真是开心的不得了。过一阵子马上有电台采访,我还在节目里开心地说这个成功案例的时候,天使妈妈团队中的一员突然打断我,启明哥,实在抱歉,小新奥已经走了……那一瞬间,我眼泪刷地淌下来,流得稀里哗啦。他们怕我募捐了那么多,来回奔波了那么多,知道孩子还是走了会接受不了,一直都没有告诉我。自从那件事情后,我决定退出“天使妈妈”救助的第一线了,再这样下去,我真是觉得我要抑郁了。倒不是因为我心软,只是觉得凭借我的影响力,就算是在二线,同样能发挥很大的作用,那就不必勉强自己,去看那些在生存和死亡边缘上挣扎着的孩子们。这也是我想对所有学子说的,将来你们若是从事公益,尽力就好,一个微笑,一个拥抱,一个微博转发,这都是慈善,那些最终会拖垮自己的慈善,永远都不能称作慈善。

    即使天黑下来要下雨,我也会边走边唱
    Q:现代社交媒体爆炸式的发展下,不同领域、不同层次的网络参与者都开始扮演起监督人的角色。很多明星,比如黄晓明夫妇、周杰伦还有著名企业家陈光标的公益活动都受到过某种程度的质疑。如果这样廉价的质疑让NGO不堪重负,您还会继续从事公益吗?

    A:当然会。有段时间,某明星在微博上公开质疑“天使妈妈”的资金去向有问题,更准确地说,是无端的责难。事情发生后,我们多次请她来“天使妈妈”的办公室,我们要给她看最真实的账本。因为我们不怕啊,我们怕什么?我们的每一笔账都清晰在簿。当时我就告诉过她,如果最后你错了,不用赔偿,只需要为“天使妈妈”转发一条微博。然而最后呢,她什么都没有声明,就留下“某明星质疑天使妈妈基金,与邱启明展开骂战”这样模糊不清的头条。这种质疑其实最让那些在基层做慈善的人伤心。但我告诉他们,不能因为一个人质疑就觉得得不到认可了。经过大数据统计,“天使妈妈”在这次质疑后,收到的捐款反倒更多了。因为它有公开透明的机制,所以有能力经过风浪。我们从不会打着公益的幌子下去干盈利的事情。任何人对自己的质疑,都应该要背负起责任。

    当初写下的韵脚,遵照它行进,轻重交替
    Q:11月16日凤凰卫视20周年会上,鲁豫谈到了凤凰卫视在这期间的坚守与改变。我非常想了解,在您那么多年的新旧媒体从业经历和公益慈善事业生涯中,媒体人角色和公益先锋角色的转换给您带来了什么改变,而您从未曾改变的又是什么?

    A:我觉得我一直恪守着媒体人的职责——社会的啄木鸟。就算这个职业政府不喜欢,企业不喜欢,就算干这行的越来越少,越来越艰难,也不能去忘记、去改变这份天职。媒体人不是每天送鲜花和掌声的看客,他们要进行舆论监督而不是锦上添花,他们是社会的卫士,肩负着守护的责任,不离不弃,一直到底。公益也是这样,它是对政府在民政管理漏洞的补位,这同样需要责任,同样需要心中承载社会意识,甚至还需要那么点执着不屈。所以,我觉得媒体人和公益角色之间没有转换,都是职责、担当、义务在引领着我坚持走下去。
我一直都秉持着对这些词语的信仰,我对新闻的情怀一直在,对公益的热情一直在。我希望在有生之年,新闻和公益能一直陪伴我走下去。身处的平台变大了或是变小了,做的节目严肃的或是娱乐的,职业身份是变主持人了还是变自由媒体人了,我都不会忘记初心。

    虽然公益慈善和新闻监督都曾带给邱启明狂泻而下的急骤,但兼具公益人感性和媒体人理性的他,始终认定这是清澈之水的汲养,是带他去向广阔之野的源流,所以,最初的公益热情和新闻情怀他一直都保有。他就像一座钢筋大桥,因紧绷而稳固,因张力而强大,牢牢站定不动摇,正是纯粹的注意力使然,正是不变的初心使然。



记者手记
大家好,我是本文的作者张拓。或许和很多同学一样,我最初关注邱启明老师的时候,是通过《我们约会吧》这档节目。他沉稳之中的幽默,谈笑过后的睿智,为这档相亲节目增添了别样的亮点。最近几年,他变动了不少职位,但无论是在央视还是搜狐,“媒体人”一直是他不变的自我定位。在这次“梦享者说”活动后的访谈中,邱启明老师向我们更多地展示了他低调的“公益先锋”一面。
希望这篇访谈能引起大家一些思考,在追梦伊始的求是园中,争做一个有爱心、有担当、有责任的梦想者,为人生找准定位,一往直前。

(版权所有 求是潮网站 未经许可 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