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是之声

【潮浙看|人物】王珂:创业长冬,我选择向父亲证明

    记者:张拓   
    编辑:张鸿乾    发布时间:2016-11-15

    王珂是温州大学统计学专业的学生,现在已经是大三的他几乎没什么早课,却依旧坚持每天五点起床——这是他创业以来养成的习惯。因为商业洽谈要掐准时间,业务进展要掐准时间,客户需求的满足更要掐准时间,时间自然成了王珂心中最具分量的秤砣,而早起,恰恰给了他宁静的氛围和清醒的头脑,高效率的一天也就此开始。

    短暂的午休,王珂只在床铺上眯了会眼的功夫便结束了。他匆忙叠了被子,匆忙跳下床,从衣柜里拿出平整光亮的西装,对着镜子捋顺头发,将衬衫的领子翻折妥当,最后核准一遍公文包里的文件——下午在学校咖啡馆有一笔份额不小的生意要谈,合同一签订,他就要赶去教学楼上完国庆假日前的最后一门课程……

    日复一日的早起晚归里,他从未缺席过温大每天五点的朝阳,却常常错过温大五点的夕阳。这样的忙碌奔走,成了创业以来的常态。

     王珂在大一下学期就选择了创业。之所以选择从“户外体育”这个项目入手,是因为学校的攀岩课程带给了他灵感——很多同学在攀岩过程中对这项运动表现出前所未有的热情,他们购置专业攀岩设备,还在课外报名参加兴趣班,这都需要一笔不小的开支,王珂认定了这是一个值得开发的广阔市场。

    就这样,王珂和一个同样考虑创业的伙伴一起,开始了铺址的选择、资金的筹措、客户的兜揽和广告的投放。伙伴负责实体店的日常经营和财务,王珂则更多的把精力放在人脉和广告投放等外联方向。开业的第一个月,他们的纯利润额就达到了两万五千元左右,这远远超出了他们的预期。

    王珂在第一个月末便向父母汇报了辉煌的“战果”。母亲十分满意,父亲虽说在嘴上没有赞扬,却也点头微笑表示了认可。事情发展到这一步按理应是皆大欢喜。但出人意料的是,在听说王珂并不是一个人单打独斗,而是有一个同龄创业伙伴之后,父亲对他流露出了十分不满的情绪:“合伙生意不能做!合伙生意不能做!”

    餐桌上的火药味开始浓了起来……抽空回家的王珂原本想与家人分享喜悦的心情被父亲的武断彻彻底底地搞成了浆糊。他信任的创业伙伴竟然成了父亲口中未来商业发展的累赘。他把筷子、调羹和饭碗一股脑儿撂在桌上,摔门而去。原本就交流不多的父子俩自那时起就彻底陷入了僵局。

    王珂心里其实明白得很,父亲当年趁着改革开放的大潮做过面向东南亚地区的外贸生意,起初三个老友合作还算愉快,但外贸生意受国际环境影响大,当公司陷入资金危机时,另外两个合伙人立马选择走人,并分别带走了一部分公司客户和员工,甩下父亲一人收拾烂摊子。

    “在金钱面前,情谊是再脆弱不过了。”父亲一直提起这句话。但王珂没想到,如今父亲已东山再起,却还对“合伙生意”这种模式耿耿于怀。“现在我们创业都是搞团队,别说两个人,就算十个人也不嫌多啊!单靠我一个人真是天方夜谭!我爸应该知道这一点,但他那时候固执得很……”王珂讲到这儿,情绪有些激动起来。“他那时候真是个老古董,这都什么年代了,还把他做生意时候的过时经验拿来绑架我。”王珂轻笑着说出这句话,却掩盖不住语调背后那个硝烟味浓重的夜晚,他是多么煎熬和无助。

    父亲老套的观念让王珂一时间无法理解。但从那一刻起,他就认定要和父亲“对着干到底”——这不仅仅是因为年轻气盛,更是出于让父亲扭转陈旧观念、接受年轻人新式观念的考虑,他不想让父亲总活在“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的胆怯里。这样的想法推动他和创业伙伴开始另谋新的经营模式,他要向父亲证明,他和他的伙伴合作,才能把这个项目做得更大、更强。

    和父亲闹僵的情绪尚在,工商部门的例行检查又给了王珂一记重拳。实体店铺装潢时实在太过仓促,很多安全措施都没有纳入流程。整改命令来得很快,但王珂的资金却一时难以周转,他没办法再向父亲开口借钱了,倒不是因为担心父亲还生自己的气,而是觉得应该和伙伴一起扛下来,无论成功或是失败。王珂合作伙伴相当义气,向同学、好友借了一笔数额不小的资金,加上王珂自己的积蓄和店铺的盈利,最终还是成功地熬过了这段瓶颈期。

    整改成功后的店铺失去了初创时那般的门庭若市。王珂在很长一段时间里都陷入在深深的焦虑之中——资金的空缺难以填补,单一的营销难以拓展,最重要的是,给父亲的证明似乎越来越遥不可及了。困境之中,还是伙伴的一句话点醒了王珂——为什么不和旅行社搞合作?

    他们一起物色了市区内几家比较成熟的旅行社,并马上展开了攻势。起初,旅行社都对他们的想法不以为意,认为短途短期主导的户外运动旅游项目赢利实在有限。但他们就认定选择这条路是正确的——熬夜整理策划案便成了那段日子里雷打不动的“夜间娱乐”。为了提高洽谈效率,他们又各自承担了几家旅行社的任务,搜索主管的联系方式,登门找负责人,闭门羹吃了不少,但两个小伙子,就是这么硬扛了下来……最终,一家同样是年轻创客经营的旅行社答应尝试一下这种新颖的模式。事实证明了该手段的合理性,三清山、五台山、华山等处不断展开他们和旅行社合作的户外运动旅游项目,店铺的营销也慢慢地开始步入正轨。

    春节将至,王珂推去所有业务,赶上了回家的班车。餐桌上,王珂向父亲主动敬上了多月未见面后的第一杯酒——和父亲闹僵以后的那段日子里,王珂和父亲唯一的“交流”只是母亲口中提起的关于生活中父亲的一些琐事。

    父亲没让王珂说下去便开口了:“我从你母亲口中也听到不少了,干得不错!确实干的不错!我的想法你不要放心里去,我老了,跟不上你们年轻人了,你还年轻,就继续闯吧,有个伴也好,有个照顾,要是碰上难处,要知道开口……”父亲低沉的声音越来越模糊,哽咽声已经充斥了王珂的整个耳道。王珂一把灌酒入喉,和泪水一并流入肠去……这酒里,有对突破创业瓶颈,用实际行动说服父亲的自豪,有对父亲之前过激言辞的理解与体谅,更有归家团圆的感动与欣慰。

    父子间的隔阂因为孩子“合作创业”而加深,也最终因为孩子“合作创业”成功而褪去。因为创业,父亲改变多年的成见,感受到年轻人合作精神的力量;因为创业,孩子不再对父亲的言辞耿耿于怀,体谅了那只是父亲不善表达的爱……


(版权所有 求是潮网站 未经许可 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