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浙看 | 集体婚礼】文火煮红豆


新郎:周厚栋
新娘:朱丽
          
“我还是想看西湖的荷花,虽然一直没有这个机会。”朱丽悄悄瞄了一眼身旁的周厚栋,嘴微微撅起,与周厚栋十指相扣的手却攥得更紧了。
 
虽然朱丽与周厚栋都曾于浙大西溪校区攻读硕士学位,却从未一起携手赏过接天莲叶展无穷碧色、映日荷花点漾漾清波的美景。不是不遗憾的,如此近的距离,却难觅时光出游。再加上研究生毕业后,二人离开杭城,定居成都,西湖的景色终是难得一见了。周厚栋对此感到十分愧疚:“她很喜欢去西湖,可惜我们一起走过的还不到十次。”这一次回来,天气虽已有夏日的炎热,西湖的荷花却依旧未开。



花未开,人犹在。
 
她与他的相遇不同于白娘子与许仙,没有雨,也没有恰到好处的那一把油纸伞。那时她坐在讲台下,他站在讲台前。他慷慨激昂地做着英语个人报告,她无意中在记忆里留下了他的影子。等她参加三好杯羽毛球赛时偶尔一瞥,又发现那个少年的身影,听见周围的人说他是教育学院的学生会主席时,她想:哦,原来是他。
 
不像断桥上的那一场转瞬即逝的瓢泼大雨,属于朱丽与周厚栋的雨,绵绵延延,下了好久。
 


“我是在西溪的食堂注意到她的,第一眼看见,觉得:哇,这女生真漂亮!幸运的是,因为她的朋友比较担心她的终身大事,所以让我们交换了联系方式。”周厚栋这样描述自己的一见钟情。
 
虽然朱丽并不很喜欢朋友的做法,认为这种方式近似于古板的相亲,全无章法。然而周厚栋接下来的深情款款却不得不让朱丽对这个男生青眼相加。



她与他,虽同住西溪,却因各自繁忙的学业而鲜少有相处的机会。文艺学专业的她整日在图书馆中品阅着一页页晦涩难懂的文字,而从事运动人体科学研究的他则将实验室作为自己每天的阵地。
 
二人交集甚少。不过,他却总能在有限的时间里坦白自己无限的温柔。
 
朱丽笑着描述周厚栋的浪漫:“他经常送我去,接我回来,还给我买水果。”周厚栋每日都细心接送朱丽来回图书馆,有时与朱丽约在自习室还会给她送去餐点与水果,每一天他都对她悉心照料。以至于两人相守后,当新娘被问及对方为自己做的最浪漫的事时,回答道:“新郎每天下班回来愿意给我做饭”,并向记者推荐了新郎的拿手好菜:山东手擀面条。她笑着说原本不喜欢吃面的自己竟都爱上了新郎的手艺。

新郎则回答:“我觉得她选择了我是最浪漫的事。”说着说着,新郎渐渐红了眼眶,声音也带上了一丝哽咽:“她身边不乏追求者,但她还是选择了我。”实习时的紧紧跟随,七夕舞台上的热烈深切告白,西湖湖畔的喃喃细语与夹杂在墨香间的淡淡瓜果清香,历经一日日,一夜夜,一切温柔都化为寻常。也许,我所能坚守最长久的浪漫,便是陪你慢慢变老。
 


此次婚礼陪同新娘朱丽前来的还有三位伴娘,其中为新娘与新郎牵线搭桥的伴娘打趣夫妻俩:“每次他接朱丽的时候,和朱丽一起在图书馆的我就变成了超级电灯泡。”而另一位伴娘也戏称,前几日刚到杭州的自己就被两手相牵的两人“实力秀一脸恩爱”。除了亲友团,本次集体婚礼新娘与新郎各自的导师也亲自来到现场。新娘的导师苏宏斌老师表示能参加自己学生的婚礼,有一些意外但十分高兴,并祝贺新娘与新郎“百年好合,永远幸福”,末了又补充道:“要早生贵子啊”。而新郎的导师温煦则微笑着夸奖了周厚栋的踏实努力,同时祝福他们“白头偕老,甜甜蜜蜜”。
 

朱丽理想中的男朋友形象是胖胖的可爱男生,而遇到他后,一切设想都不如眼前的刚刚好。周厚栋曾期待遇到一个胖胖的可爱女生,也未曾想到会与她牵手。一切爱情的因果都追溯到了最初的怦然心动。他叫她“小主”,她唤他“大侠”,他们的生活简单而甜蜜。缘分总无常,奈何情且深。相守,便是相遇之后最美好的结局。
 
朱丽在自己的毕业论文致谢中写道:感谢我的男朋友。


 
大学时光总有结束的时候,就像青春总有一天会如同白驹越过时间,但西湖朦胧的烟雨却永远令人依恋,我们的爱情却可以永不毕业。
 
不是一句轻巧敷衍的誓言,不是一朵短暂炽热的烈焰,而是我们分分秒秒,日日夜夜的两情相悦。文火煮红豆,愿余生能并肩看细水长流。
 


(版权所有 求是潮网站 未经许可 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