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题策划

【潮浙看 | 专题】​堕落街:争执与转变

穿过校医院旁那条窄窄的过道,再踏上几级青色石阶,就能看到一条拥挤、喧闹的街道。每当暮色降临,总有三五成群的学生们在街角的一家家商铺中放松疲惫的身心。食物的香味,炫目的灯光让小街的夜晚热闹非凡。

这里便是浙大学生最为直接便捷的休闲娱乐消费场所,我们叫它堕落街。



然而,从2015年12月开始,堕落街的繁荣景象似乎蒙上了一层迷雾。在多家店铺的招牌下面悬挂着这样的标语:“黑心仙商,利欲熏心,恶涨房租!”,“违反市场规律,谁为百姓做主?”这让每个路过的人都感到了一丝不适,同时也会心生疑惑。仙商是谁?他们与堕落街有什么联系?商家们又为什么要以这样的方式向仙商抗议?



无论如何,那些鲜红的标语似乎表明着堕落街正在发生着一场风波,并且即将引发一种改变,影响到每一位出入于堕落街的经营者和消费者。
 
我们有理由寻找真相。而要想了解这里究竟发生了什么,只有进入那一家家普普通通的小店中寻找答案。
 

前因:仙商接手堕落街经营

 
整个事情的起因还要追溯到去年的9月份。
 
那时,负责望月商铺经营与管理的是杭州源泓实业有限公司,其与望月社区为期十年的相关合同将于2016年2月29日到期,因此望月社区对望月商铺的二期经营权进行了重新招标,标底为每年900万元,最终杭州仙商投资有限公司(下称“仙商公司”)以1450万元的价格中标。也就是说仙商公司在获得堕落街商铺出租权利的同时,每年都要交付望月社区1450万元。商家们横幅中所称的“黑心仙商”指的正是这家公司。
 
值得注意的是,仙商公司仅仅负责管理整条堕落街加上从街口向北拐的一条路段上的店铺,共有一百多间,而望月公寓内的商户并不属于仙商公司的管辖。



关于望月商铺的招标投标以及望月社区和仙商公司达成一系列合同的过程,堕落街的商户们并没有及时得到消息。直到11月,他们才通过多方渠道了解到商铺经营权易主的事实,并且得知仙商公司要把租赁价格的总和提高到2450万元。而如果按照这个价格分摊到每家店面,租金将大幅上涨为原先的230%。对此,大多数商户都感到无法理解,认为仙商完全是在故意哄抬价格。为了避免利益受到损害,商户们从12月起陆续通过在楼房外墙上贴出横幅等方式进行抗议,但多次被望月社区的工作人员制止。
 
2016年1月,仙商公司正式向每家店铺发函,要求各商户单独前往招商部协商续租事宜,但并没有对具体价格进行公示。许多商户由此认定签订租赁合同的过程不透明,有暗箱操作的嫌疑。商户和仙商之间的矛盾进一步加剧。
 
在距离合同到期仅剩三天的时候,堕落街上的所有商户再次收到通知,要求在29日之前与仙商公司签订协议续租,如果不愿续租则必须在3月5日前腾退房屋。仙商公司在这份通知中还声称将对既没有续约也没有腾退房屋的经营户采取停电、停水、定点清退等强制手段。此时不少商户仍不愿意屈服,他们发出语调较为强硬的复函,决心用抗争来保全自身利益。


商户们的立场:保持观望还是抗争到底?

 
3月17日,距离仙商公司上一次给出的最后期限已过去12天,堕落街上依然如往常一样热闹,几乎所有店铺都在正常营业,似乎并没有受到几个月来众多纠纷的影响。只有那几条刺眼的横幅依然高高悬挂着,暗示着路人波澜不惊的表象背后暗藏着冲突和不安。
 
吉祥馄饨店的刘老板人至中年,精干的寸头也掩盖不了他眼角的疲惫。作为堕落街店铺与杭州仙商投资有限公司谈判过程中表现最为积极的人之一,他被商户们集体推举为谈判的代表人。最近多次徒劳的上访和申诉占据了刘老板大部分的精力,店铺的经营也因此受到了不小的影响。他坦言道,商户们的维权之路走到今天已是近乎山穷水尽,由于仙商公司对不同路段的商户定价不同,许多租金涨幅不如他们大的商户已经接受条件签订了协议,还有许多经营户在仙商公司和望月社区的施压下不得不选择了退让,至今还在坚持的已经不多了。“东边的那些店面只涨20%,现在只剩三五户没有妥协了。”
 
最根本的矛盾还是在于价格。原经营公司源泓实业与商户们约定的租金是每天每平方米5元,而现在的价格为每平方米12元,像吉祥馄饨店这样大小面积的店铺一年就要付出20万元左右的租金。经记者调查,三墩镇附近普通店铺的平均价格大约是每天3元每平方米。令不少商户气愤的是,仅仅一墙之隔的望月公寓内部,许多由车库改装而成的店铺就可以享受低廉的房租,在市场竞争中占据主动。
 
商户们也承认,在市场经济制度下,仙商公司作为一家营利性投资经营公司在中标之后对于房租的定价拥有自主权。然而在他们看来借各种理由提高房价无疑违背了市场经济诚信、公平、合理的原则,是对市场秩序的扰乱。
 
也许正是因为仙商公司的商业行为并没有违反法律,当刘老板和他的同伴们带着资料前往律师事务所寻求帮助时得到的结果常常是令人失望的,甚至被视作无理取闹。而前往政府部门申诉的行动也由于各种原因屡屡受阻。
 
3月15日,仙商公司又一次将签订协议的最后期限延至18日,面对这样的局面,刘老板表示他们暂时还是没有打算放弃,毕竟包括刘老板在内的众多商户都已在此地创业多年,每家小店都凝聚着他们的心血,情感上,他们也不想因为高额租金而放弃苦心经营多年的成果。
 
“既然他们是商业行为,也就会有商业风险,所以我们要坚持下去。”
 
相比于刘老板这样经营多年的老商户,在近几年才进驻堕落街的新商户损失无疑更大。一家化妆品店的老板表示,自己三年前接手这个店铺时已缴纳了十一万元转让费,然后按照每平方米三四元的价格承租了店面,当时的她对合同将在三年后到期的情况毫不知情。记者了解到,在堕落街上,转租、转让的现象屡见不鲜,一些店铺甚至已经经过三四次转手,这使商户和仙商之间的价格纷争变得更加复杂。
 
在堕落街上剩余的尚未签约的商户中,并不是每一家都站在与仙商公司极端对立的立场上,选择静观其变、保持中立的也有不少。
 
“地租要是涨了,我就关门,也就能一心一意去管我那边的事了,也没想多搅和。”一位没有在店门前挂抗议横幅的店主如是说道。在这里营业已有四年的他自从去年经同乡介绍有了一个更好的去处后,就开始在两地同时经营。对他来说,一处店铺停止营业并不影响生计,所以自己也没必要过于积极地参与抵制仙商公司的行动。



一家奶茶店店面外手机贴膜小摊的刘师傅同样采取了观望态度。像他这样的摊位面积不到一平方米,通常都是通过与其他大店面的商户分摊租金的方式获得经营的权利。虽然讲起在堕落街工作将近七年的时光,刘师傅的语气里充满着不舍和无奈,但缺少话语权的他也只能依靠那些积极抗争的商户。他表示,最希望事情能向努力的方向发展,但如果真得没法阻止房价“恶涨”,也只能离开去找另一片能够支付得起地租的工作区。
 
有的妥协,有的观望,有的反抗,商户们各有各的想法,各自有着不同的事业规划,或许这也是堕落街续租问题迟迟得不到妥善解决的一大原因。无论是选择做出何种选择,商户们的行为中无疑都透露出一种无奈,毕竟相较于仙商公司和望月社区,作为堕落街的最小组成单元的他们无疑处于弱势的地位。

 
仙商的解释:我们希望让堕落街改变

 
为了探明整个事件中仙商公司的态度,记者通过电话与仙商公司的负责人取得了联系。
 
针对商户们怨言最多的价格问题,仙商公司给出了自己的解释。据称,仙商公司招投标下来的价格是不分地段每平方米3.62元,之后根据地理位置的不同,将所有店铺分为了a、b、c三段。a段从校医院大门到望月大门,每天11.5元每平米,并且在前三年每年免除一个月的房租;b段楼上3.5元每平米,楼下5.5元每平米;c段位置较差,每平方米为4元。
 
对于商户指出的涨价幅度问题,仙商公司的理解是,5元只是十年前最初定下来的价格,店铺的价格在多次转租之后,早已提升至12到14元每平米,所以定价至每平方米12元是合情合理的,不能称得上是“恶涨”。仙商公司否认存在蒙蔽商户、胡乱定价的行为,坚称“任何的举措都是依照公司的会议和法律法规做出决定的”,不同店铺价格上的差异也是基于一定的标准做出的调整。
 
事实果真如此吗?记者采访了一家被仙商公司认为“明事理”的寿司店。这家店在事情发生之初就接受了仙商公司的报价,并且自始至终都没有挂出横幅、参与抗议。在被问及原因时,店主说他是这个店铺的第四任经营者,不但交了15万元的转让金,每天承担的租金本就有每平米12元,这与仙商给出的13.5元相差无几,因此自己也就坦然接受了。不过,令他有些不舒服的是,隔壁店仅仅因为面积大,就享受到了更便宜的租金。在很多商户眼中,这样的价格调整是对小商户们的变相欺压。



在仙商公司看来,做出一定的价格上涨,也是考虑到堕落街今后的发展,为了改变堕落街上泛滥的转租现象,进行优胜劣汰,引进经营成功的店铺,淘汰那些不善经营靠转租牟利的商人。“原来这个地方疏于管理,整个业态都没有一个合理的布局,我们想把这个地方的商业环境打造好,形成一个良性循环。”另一方面,仙商公司还希望能够对堕落街的环境做出一些整改,“我们看到这条街主要是灯光不明,马路不平,垃圾到处乱堆,我们想要将道路拓宽,路面铺平,路面打扫得干净整洁,整改路灯。”但这名负责人一再强调上述整改施行起来存在着诸多困难,因此短时间内无法实现。关于具体存在哪些困难,他并没有做出明确回答。
 
陷入和商户们的重重矛盾中,仙商公司似乎也有些两难,一方面已经获得了店铺的经营管理权,另一方面又无法强行驱逐不签订合同的商户。但对于和商户们达成最终和解,仙商公司依然比较乐观。“已经有百分之九十的店铺可以在这个月完成。我们还是本着耐心一点的原则,一个一个商户讲道理的原则,告诉他们任何事情一定要以法律为基础,按照合同契约精神。”
 
“我们希望在我们经营的九年里,给这里留下一颗珍珠,而不是一片垃圾。我也希望你们在道路开工前后来这里看看,我们一起见证堕落街的改变。”仙商公司的负责人在采访中这样说道。
 

堕落街的转变会给我们带来什么?


许多商户在为租金上涨后的生活寻找出路,最直接的方式就是提高商品的销售价格。几位经营外卖业务的店主就直言即使不涨商品价格,也不得不加收“包装费”等名目不一的费用。这意味着在这场由仙商公司主导的堕落街商铺的优胜劣汰中,一部分成本会转嫁到身为消费者的学生们的身上。
 
当你的外卖账单上出现了“包装费”、“配送费”,你是会选择撇撇嘴接受,还是寻找更加实惠便利的就餐方式?
 

不少同学都表示以学生的消费能力很难应付大幅的外卖涨价,同时也怀疑租金上涨会影响商户们的服务质量。“店家们为了降低成本就会在其他方面压缩成本,比如卫生条件。”小涵同学说,“仙商公司的整改可能也不能对店家形成强有力的约束。”
 
也有同学对仙商公司用优质商户替换现有商户的行为感到不理解,认为这让了学生们在消费时少了很多选择。一部分同学则认为堕落街上的高档商铺本身就不适合大学生:“大学生本来就没有那么多钱,如果需要高消费我们可以去银泰。”
 
尽管几乎所有人都对商户们的处境表示同情,还是有同学站在理性的角度认为,仙商公司的行为在市场经济体制下并没有错,既然是市场规律,就是供需双方根据需求自由调整价格。如果仙商公司定的价格是荒谬的,自然也不会有人愿意承租。
 
大多数受访者似乎都对堕落街的现状感到满足,对仙商公司的改革持谨慎态度。其中最令人印象深刻的一句回答是:
 
“我觉得每个大学都需要一条堕落街。”
 
也许大学生想要的并不是高档的店铺,优质的消费环境,而是简单实在的满足感和触手可及的快乐,这些都是原本的堕落街能够给予的。
 
 虽然仙商公司充满信心,但纠纷的彻底结束似乎还是遥遥无期。
 
3月23日,在望月社区的斡旋下,堕落街店铺商户与仙商公司进行第一次集体的会谈,但仍未达成期望的和解。仙商公司再一次将付款期限延长至3月25日。
 
目前,堕落街上仍然挂着抗议横幅的商家已经少了很多。少数几家仍然完全不接受仙商公司条件的商户已经被停电,门前一片冷清。
 


整个事件中,商户们的抗议声和仙商的说辞为我们提供了两幅完全不同的景象。一边是小经营户无力承担租金上涨带来的经济负担;另一边是投资公司改善商业环境的意图并不被所有承租商户理解接受。
 
其实商户与仙商公司的想法并非没有相通之处。在一份商户们共同拟就的递交上级主管部门的报告书中,他们抱怨着过去堕落街店铺在基础设施方面存在着诸多不足之处,经营管理也缺乏合理的规范秩序。这些诉求与仙商公司改变堕落街商业经营环境的意图似乎不谋而合。
 
如果确如仙商所说,在多方努力下,堕落街能够以一种新的姿态出现在你我的生活中。届时,那些符合仙商公司标准的优质店铺,除了满足学生们的消费需求之外,会不会吸引更多来自外界的人流,给这所大学带来新的喧哗和困扰?而距离仙商公司美好愿景的实现又有多长的路要走?这一切的疑问,都还很难给出确切答案。



唯一肯定的是,堕落街的转变正在悄悄发生。今后的某一天,当我们走在熟悉而又陌生的这条街上,或许会怀念那些曾经洋溢在街道上的味道和声音,但市场的变革、一条街的变迁都是个人的力量无法阻挡的。
 
转变过后,是衰败,还是新生?让我们静静地等待。



截至记者发稿时,堕落街上的所有商户已全部无条件与仙商公司签订了协议,而包括吉祥馄饨店在内的多家商户由于无法承担租金决定离开,并且贴出了转租告示。这意味着有关堕落街续租的纠纷已告一段落,商铺间的优胜劣汰正在悄然进行。仙商公司承诺将与浙江大学和地方政府协商合作,对该地区业态和环境进行全方位改造。希望这一设想能尽快付诸实践,产生一个各方都能接受的结果。


(版权所有 求是潮网站 未经许可 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