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浙看|集体婚礼】最美遇见你



新郎:郑淇铭
新娘:林超
                        工商管理2007


你眼中的爱情是什么?

对于林超来说,爱情就是在最美的18岁遇见了21岁的郑淇铭,然后执子之手,相伴一生。
 
最美的相识

“怎么认识的啊,我想想……我高考结束之后进了当地一个咨询的群嘛,然后和群里的一个学长通过聊天认识熟悉。好像是一天我在和那个学长聊天的时候他正好在,就加了他QQ,后来就和他聊得比较多了。”新娘林超一边摆弄自己的裙撑一边讲道,刚刚画好的妆容上洋溢着幸福。

“那时候的联系方式只有短信和QQ。但是认识她真的是非常巧合的事情。”新郎郑淇铭话不多,只是安静地在一旁站着。这一切就好像《卡萨布兰卡》里说的那样,世界上有那么多城镇,城镇有那么多酒馆,她却走进了我的。
 



最美的相知

“我一开始觉得她特别会说,一天到晚叽叽喳喳的。因为我的性格是,如果我们两个比较安静,那我们可以一起相顾无言24小时的那种。”

“还有哦他觉得我小只”,新娘说道,“他呀,一开始是想找一个个子比较高的女生的,结果……”

“不过她穿上高跟鞋就可以啦。”新郎忙补充。

当被问到对新郎的第一印象,新娘不好意思地说道,“不记得了,已经九年了嘛。”

“他在不熟的人面前比较安静,在熟人面前很活泼。他很幽默,聊起来的时候觉得他还挺有文采的。”

“后来就越聊越有感觉,虽然两个人都没有表白,但两个人都有那个意思了。”

   “自然而然就在一起了。聊天的时候就已经知道了。”

“他以前还给我写过诗,但是我已经忘了诗的内容是什么了……前几天还在跟他聊这个呢,但是…嘿嘿…已经忘记了。”新娘笑道,她的神态就像个干了坏事的小孩子。

“……每次我一开始讲就会讲的很细很久哟,你们会不会觉得烦?”新娘突然停下不停摆弄婚纱的双手,关切地问道,脸上写着一丝尴尬。得到笔者否定答案后,新娘继续讲述着他们之间的点点滴滴。但是她没有注意到,一旁的新郎一直用种很宠溺的目光望着她。

“我不知道如何爱你,看着你,是我唯一的方式。”一只叫安东尼的兔子说过。

沉浸在爱情而不自知的人们,在旁观者的眼中,一颦一笑自成风景。




最美的相爱

席慕蓉写到,幸福的爱情都是一个模样,而不幸的爱情却各有各的成因,最常见的原因有两个:太早,或者,太迟。对于他们而言,一切都恰当地刚刚好。
 
彼时的她刚刚走出束缚过多的高中校园,怀着对爱情的憧憬;

彼时的他刚刚结束忙碌到爆炸的大三生活,对另一半抱以想象;

“恰好我们两个又投缘,所以啊……”害羞的新娘为新郎打着领带,觉得弄的不好看,露出懊恼的表情。那句“所以啊”的的尾音伸着触角蔓延到满屋子人的心上,挠得心房痒痒的。

“我在紫金港,他在玉泉。军训的时候,他晚上来紫金港,在操场上教我走正步。”

“后来有一次,好像是因为吵架了,他半夜从玉泉已经关门的宿舍跑到紫金港,带我去东六看日出。”新娘说着拿起衣柜里已经打好的领带。

笔者好奇地询问新郎为什么喜欢看日出,新郎回答道“我家住在离海很近的地方,我还有两个姐姐,小时候我们经常一起去海上看日出。所以我就经常和她看日出。西湖、海南、学校还有很多地方我们都看过。”

“她呀,不懂什么的,就是跟着‘文艺’一下。”新郎这样说着,换来了新娘嗔怪的眼神。但显而易见,甜蜜溢满两人的眼底。

新娘开始为新郎戴领带。领带的颜色,就像集体婚礼现场玫瑰的一样,充满了幸福感。“他是竺院的足球队队长,特别喜欢看足球比赛。我记得有一年是欧冠决赛吧,当时他在玉泉的宿舍里看,我在紫金港的宿舍里看。比赛结束大概是4点多,看完比赛我们俩很兴奋嘛,睡不着。我就告诉他想和他一起骑车去西湖。”

领带戴好了,新郎接过话茬。“本来说好都骑车去,我觉得她肯定累了,就让她打车到玉泉,我从玉泉带她到西湖去。”
 


新郎新娘曾有三年异地的时间,因为新娘要去北大读研究生。

“其实我们还好,因为我们之前已经有四年的经历,感情已经很深,加上有时间就会见面,所以并不是很困难。”新娘特别喜欢笑。

 “当时他经常请假飞北京,一去就去好久。”新郎的同事补充道。

“异地恋还是辛苦的。她爱折腾。每天电话打很久,都说的是一些没用的东西。”新郎刚说完,就受到了同事们的围攻。“我是视觉动物,还是希望能见到本人,又不是每天和手机谈恋爱。”新郎无奈地解释。

尽管这样说着,但两个人还是相互分担着走过了异地恋的三年。
 
“不论是我的世界车水马龙繁华盛世,还是它们都瞬间消失化为须臾,我都会坚定地走向你,不慌张不犹豫。”
 



最美的相守


当被问起少女时期眼中的爱情是什么样的时候,新娘仰起头,略有所思地说道,“少女时期嘛……就是……‘他’的脸一定要比我大!”新娘的回答引发了一众的哄笑。“然后……长得比较高,骨架大一点。这样就可以显得我脸小一点,骨架小一点了!”新娘俏皮地说道。

“不过啊,我也在担心……你说我们两个骨架都这么大,那将来的孩子骨架不也……”说到这里,新娘自己也笑了起来。

“当然啦,除了脸大这么肤浅的要求,还要有深度!”

“没有。”新郎突然应了一句,新娘不好意思地笑了起来,毫无责怪的意味。

“现在眼中的爱情,就是简简单单过日子咯。他呀更喜欢轰轰烈烈,老是说我把他弄得没有情调了。”新娘笑道。
 


“我有一次下班出来他在外面,捧着一束花,单膝跪地,拿着戒指。应该是求婚吧。”新娘笑道。

“还有一次他学了插花,然后把戒指盒放在了花的中央。”

“我当时没有看到戒指盒,然后他就对我说‘你再看看,再看看’。”在新郎眼里,新娘总有点呆萌,“每次给她讲笑话她都没听懂,要解释半天。后来我就不讲了。”新郎看起来有些无奈。

“说起集体婚礼啊,我们一开始就决定要参加了,后来我们一直都有关注。”新娘不假思索地说。“主要是因为都是校友嘛,这里有我们共同的记忆。”
 
4月30 日上午,太阳很大。新郎一路为新娘打着伞,不厌烦地摆着姿势配合新娘摄影。路过湖心岛的石桥,新娘激动地说:“呀,那是我们第一次接吻的地方呢。”说罢,拉着新郎兴冲冲地跑去拍照。
 
看着这一幕,笔者突然觉得“这一世,他们转山转水转佛塔,不为修来世,只为途中与彼此相见。”
真好,在我最美的时候遇见你。我参与着你的过去、现在,还有,你的未来也被我承包了。
 



(版权所有 求是潮网站 未经许可 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