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是之声

【潮浙看|人物】专访导演张扬


5月8号,浙江大学第四届电影节开幕,张扬导演新作《冈仁波齐》于浙江大学紫金港校区小剧场首映。下午四点,张扬导演风尘仆仆地赶到小剧场接受我们的采访,方坐定,导演便不顾旅途劳累直接说:“开始吧”。
  
与我们平日里所接触的电影不同,《冈仁波齐》是一部纪录片形式的故事片,也是一部朝圣类型的公路片。电影从对“朝圣”的讨论出发,并通过这宗教朝圣、虚实轮回的故事,展开了对宗教信仰于当代社会个体有何意义的讨论。
 
“从91年去西藏,就觉得’早晚都要拍’。”

从导演早期的作品《洗澡》中,就不难看出其中“藏文化”的痕迹。导演张扬91年一次去到西藏,就深刻地感觉这个地方与自己息息相关,甚至跟自己的生命有很强烈的联系,从此拍摄与此相关的电影成了脑子里时常“惦记”的一部分。

“07年开始做《皮绳上的魂》的剧本准备,积攒了很多很多朝圣的素材吧。然后正好到了马年,我觉得时机都非常成熟了,那也是《冈仁波齐》的本命年,我们决定当年就去拍。”

(补充:冈仁波齐是藏传佛教中四座圣山之一,它的汉文译名叫“世界的中心”。它位于西藏的最西边的冈底斯山脉中,是一个海拔六千六的雪山山顶。马年是藏历里面的一个轮回年,他们相信在马年转一圈神山等于转了13圈。)



“拍摄《冈仁波齐》时条件很苦,但一路上的见闻让此行不虚。”

对于藏人们来说,在路上出生、在路上死亡,对他们来说是常态,同时他们也认为这个是非常幸运的事。但对于导演们来说,这是个时时刻刻走近死亡和宗教信仰的过程。

路上遇上许多真实的朝圣队伍,剧情也是在与人聊天时一边拍一边剪。他们曾遇见一个从四川赶来朝圣的男子,只为完成在朝圣途中被车撞死的母亲的遗愿;也亲眼见到从拖拉机拎出的,在路上出生的仅四个月大的幼儿;还有一对兄妹,妹妹拉着车,而毛驴却只是跟在车后面,只因为”心疼毛驴“。

剧组扛着大包小包,跟着朝圣的人行进,一路上得与高原反应作斗争,得风餐露宿,得经得住折腾。他们住在野外,只有途经小镇才有补给。

“我们曾到过全中国唯一没有通柏油路的地方,车堵在那儿过不去,只有一座桥,我们刚一过去桥就全塌陷了。不过后面的人过不来,我们反而能够踏踏实实地拍摄。”用平静的心面对一路的危机四伏,导演一行人最终将这个“独一无二又神秘莫测”的藏区展现给了大家。



但问及他想要传达什么时,导演却只说自己是个“等待的人”,每天过的是“开机关机”的生活。“我没有清晰地控制剧情的走向,只是在拍摄的过程中寻找自己。”将要发生的事情他无法参与,只能把形形色色的故事用自己的理解组合剪辑。

“但我想要让藏人看到时觉得,这是真实的,而不是一部商业电影。”

商业电影?导演张扬也做过形形色色的尝试。但他更想“不断挑战和突破自己”。他从生活出发,思考灵魂,或者用导演的话来说是反复思考“一个导演为什么拍电影”,并探究电影和自己生命的联系。

“我觉得我拍电影是个人的一种表达吧,之前《无人驾驶》和《飞跃老人院》是我偏商业的尝试,那时候市场好,我自己也稍微有些着急,出于票房上成绩的概念制作商业片。静下来。我觉得不能用这个方式去对待电影艺术,我想回到自己的内心,想想自己到底要拍什么东西。《冈仁波齐》是我已经想了很久的东西,是脑中很强的概念,虽然不一定是卖票房,但我想尊重自己内心,这次时机成熟就拍了出来。”



对于观众来说,《冈仁波齐》不是一部让人血脉偾张,拍案叫绝的电影。对于影院来说,这不是一部“叫好叫座,排片赶不上预定”的佳作。它更多的是能让观众在观看时,目光从外向内审视自己。在这个信仰缺失的年代,我们很难想象藏人虔诚地行走在路上,历经千万磨难只为了”冈仁波齐“的生活。

在西藏,刚出生的孩子,学会的第一句话也许就是是念经,每天听的是经文,耳濡目染,他自然而然的开始接受佛教文化。从老到小,从生到死,无论婚丧嫁娶生老病死都与宗教有关。但他们从不去想问什么,从没有试图质疑宗教的“教义”,因为宗教早已融在了藏人的血液里。问及所诵经文的涵义,藏人会说“希望世界和平,每个人都好”,虽然看似太过宏大,但都是藏人内心的自然表达。

这与我们不一样。我们必须得反复阅读宗教的要义,找到与自己生命的共同点,而有信仰的人,是有意识地去选择自己的世界观和生活方式。看藏人朝圣的故事,似乎跟自己很遥远。但它不是说教,也从没有想要讲什么大道理,观众能在其中有“对自己内心的关照”,就是导演张扬想用这部电影带给现实社会中的东西。

电影放映只有短短两个小时,但整个电影和人的一生,却有独特的相似。生命就是在这么一个平淡的日常状态里边慢慢地发生着,它不是戏剧性的,更没有非要把生死赋予多少意义。你的生活,就像一部电影,就是日常生活里边的一种轮回、运转吧。
 


人物简介:
张扬,出生于北京,毕业于中央戏剧学院导演系,中国内地男导演、编剧,第六代导演之一。
 1997年张扬凭借电影处女作《爱情麻辣烫》获得第18届中国电影金鸡奖最佳导演处女作奖和第5届北京大学生电影节最佳导演。1999年因执导电影《洗澡》在西班牙第47届圣塞巴斯蒂安国际电影节上获“最佳导演银贝壳奖”。2001年导演的电影《昨天》获得第四届曼谷国际电影节最佳影片“金翼奖”。2002年出演电影《开往春天的地铁》。2005年张扬凭借影片《向日葵》再次获得圣塞巴斯蒂安国际电影节最佳导演奖。2007年执导并编剧的公路电影《落叶归根》在第57届柏林国际电影节上获得独立影评人(全景单元)最佳电影奖。2010年张扬首度尝试的商业类型片《无人驾驶》。
2012年5月8日张扬执导老年人的“青春励志片”《飞越老人院》上映。
2014年张扬执导公益微电影《大山里的声音》。









(版权所有 求是潮网站 未经许可 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