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是之声

对话陆激:一个建筑诗人的人文情怀

记者:金漪佳    
编辑:张佳敏    发布日期:2015-12-29

    在东区打下第一根桩基后的第10个年头,浙江大学紫金港校区“一张蓝图绘到底”,建设的接力棒又转移到了西区处女地———2011年5月,西区正式开工建设。按照建设计划进度,再过几年,又将新造一个“紫金港”。
——浙江大学报第576期


    
    曾为紫金港的美丽赞叹不已,但今后的西区,也许将让更多的学子铭记浙里。陆激,浙江大学建筑设计院建筑一所所长,带着自己的满腹才学和人文情怀,作为设计师之一,参与了西区的建设。

    笔者赶往西溪校区时已近傍晚,挺立的梧桐树在微暗的天色中有种湿润的秀气。在这用时光积淀下历史和传统美感的校园里,眼前静默一隅的建筑设计院的现代风格让人眼前一亮。

    踏进建筑师陆激的办公室时,他正在开会。短暂的等待却有意外的惊喜:办公室风格独特,随处可见的青绿色花叶,淡褐色的木质办公桌上摆着一只长颈的台灯,灯光倾泻在一旁翻开的文件上,静默、安然。

    不一会儿,门外声音渐弱,陆激夹着文件走了进来。他顶着乱蓬蓬的头发,两鬓染白,虽然眼角带着一丝疲惫,但是步伐稳健,精神不错,他利落地将手中的东西放到一边,没等我们开口,就先问起我们的来意。我们说明了原因,开始对话。

他与人文组团

    建筑师也许是世界上最繁忙的职业之一。采访中,屋外的建筑师一直忙碌着,电话铃声没停过,不时有人推门询问工作。桌上的餐盒完整未拆,直至我们打算与他告别。

    人们可能都以为交完图纸后,设计师的工作便划下了句号。可陆激恰恰对这一点作了澄清:这只是个开始。图纸完成紧接着会有漫长报审与招标过程,开工后,设计师要根据建设进程中遇到的各种具体情况作出相应决策,处理并改进设计。他们要不时前往工地,与现场人员沟通。同时,另一个项目设计又开始了,在一个又一个项目的交错进程中,他们很少有停下来的时候。

    对于如此繁重的工作,陆激却怀着感恩之心。他的团队负责人文社科组群,对陆激来说,这是对他一直坚持的“人文主义”的最好实践机会,再没有比此刻更需要“ 扛起人文的大旗"了。为此,他还精心组建设计团队,甚至还特别引进杭州园林设计院一起合作,力求让人文社科建筑组群更有人文气质,更具一份情怀。


浙大情缘

    陆激与浙大渊源深厚。父母是老杭大的教授,从小在西溪校区长大,一草一木,一砖一瓦都是温暖的陪伴、亲切的宽慰。他想在西区的建筑风格中沿用此刻此地的即视感。陆激双手轻轻交叉,橘色灯光为他脸上涂了一层柔和的光芒。

    就读于建筑系后,陆激就一直留在浙大。他开始参与这所学校的建设。紫金港东区建设时,他跟随自己的博士导师——沈济黄设计了生化实验楼。之后又主持了建工组团设计,建工实验楼旁的那座钟楼正出自他手。如今,又是人文社科组团。

    陆激介绍说,无论布局还是风格,西区不同于东区。较之东区更功能分区式的结沏,西区更关注人文内涵和历史底蕴。西区的风格和东区截然不同,但并不代表它们互相分离,陆激睁圆了眼,认真地说。建筑从来都是和谐的整体,错落有致的东区与宽阔诗意的西区,将会形成一种和而不同的效果。“ 不求统一,但求协调……这是潘云鹤校长说的。”他补充道。



人文情结

    陆激自称是“人文主义建筑师”,对于他来说,建筑的人文性不可忽略。所谓人文,他说,将意味着“ 建筑在完成功能以外别有内容,形式在完美以外别有意义,建筑语汇在铿锵以外别有传承,建筑空间在纳用以外别有境界。” 建筑承载的文化寄托和风俗情感,会勾起人们埋藏心底的记忆。对于一所大学来说,很多事会随时光逝去而消失,可文脉长存,融入文脉的情感更不会。

    在很多名校,清水红砖都是主调,湿地的湖水和古朴的红砖有种古韵,辉映间更能引起人们心中的共鸣。对浙大来说,清水红砖是一种传承,各个老校区都有清水红砖建筑,清水红砖作为西区的总基调,代表了浙大一脉相承的传统在西区的延续。

    陆激在对话中强调,传承并非建筑人文性的全部。建筑需要创新,“ 笔墨当随时代”,建筑的风格要烙上时代的烙印。西区在红砖外,会加入很多当代的元素。并且,参照东区经验,西区教学楼和宿舍距离大大缩小,人文,意味着人用。他特别强调了交通便利的重要性。

解密建筑

    也许在大多数人眼中,建筑作为艺术创作,更多会强调灵感的作用。当笔者想当然从艺术的角度提出这个观点时,陆激收起了嘴角的笑容,拉了拉衣襟:“ 建筑是一种艺术,可是如果你们只是这样理解设计的话,可能是把建筑狭隘化,甚至庸俗化了。”

    他正色道:“ 一座建筑的设计,需要应地应时的具体考量,需要与周围环境完美融合,需要与它承载的价值和意义相匹配。因此建筑设计是团队心血的凝聚。灵感只是其中的一部分,甚至只是其中很小的一部分。”他用手指比划着说。

    计成《园冶》中说道:“ 三分工匠七分主人。" 建筑,从来不是那么一两个人的“ 创意”,建筑师,也不是握笔随意勾画匠。在设计中,陆激团队先听取决策者的构想,又和每个学院进行对接沟通,将各方想法融会在设计里。“ 我们要知道,大家想要的是什么。” 建筑师戴着“ 镣铐”跳舞,写着命题作文,最大限度把各种思想与坚持融进了他们的作品,让他们的作品闪耀着“人”的光辉。

    离开设计院时,已是夜暮时分。外面的街道上车水马龙,楼上陆激公室灯还亮着,带着卷卷书香的建筑梦,展现着独特的情怀与光辉。

    陆激老师还写诗,这是笔者着实没有想到的。而这首关于人文组团的诗,充分表达了他的人文情怀。这里特别分享给每个紫金港里的居民:

《以花为墨》

以花为墨的书写何等奢侈
你淡淡说这是工作,每天的日常
句读间以生长和凋落为标点
叙述总停在盛开的地方
听听风语,以及水声,或者虫鸣
你是自然最优雅的翻译

以花为墨的书写足够奢侈
显然无需更多修饰,已经很美
我把每寸院子都交给你
自己守着墙
是一时兴起,还是深思熟虑
我只能说这是工作,每天的日常

以花为墨的书写如此奢侈
你淡淡说这是工作,每天的日常
以墙为界的书写又何等奢侈
花墨泼洒的小世界,墙是边疆。
陆激
2015年6月4日
(版权所有 求是潮网站 未经许可 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