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是之声

曾有两条巷子

    记者:陈侠

    编辑:王鹏超    发布时间:2015-3-29


    我搬过几次家,是在我小的时候。
 
    原是一个大家庭,几家人住在一幢三楼的楼房里,门前有一条巷子,隔着我的家与我的小学。
 
    一年级,二年级的时候,我就在门前的那条巷子上走着,从家里走向学校,从学校走回家,不过百米,可是走着走着,时间便过了,再后来,搬家去了另一个地方。
 
    至今回想起那段时候,回忆好像是铺在那条巷子上,平坦,踏实。
 
    巷子不长,不过百米的样子,一头是一棵大榕树,另一头,是我就读的小学的校门口。一头是奶奶在的地方,另一头是我看到外面世界的地方。巷子是一块块石板砌成的,灰色的路面,老且旧。在巷子里走动的人,多是些邻里街坊,少有陌生人。若是看见了一个,便是家家的长辈们都会出来张望张望,瞧瞧是哪一号人物。
  
    以前学校放学的时候,奶奶就在巷子尾的榕树旁,坐着,摇着蒲扇,等着每天傍晚看见我放学归来的时候,她就同我打招呼,看着我走进家门,再与身边的老友们闲聊几句,便也上楼了,只留下那棵榕树。奶奶很胖,因而比起一般年纪的老人更加迟缓些,但是步子却是踏实的很,几乎不曾摔过跤。在那个时候,老人们坐在榕树旁聊天似乎是一件雷打不动的事情,即使是寒冬,依然笑着,聊着。我呢,自然是同家住在附近的小伙伴们,追逐着玩游戏。还记得一次,我曾在那条巷子上,被一条狗追,记得那个时候,我怕狗呀,疯狂地跑着,巷子好像变得特别地长,最后免不了被咬了一口,奶奶带着我去了打了针。那只狗就住在离巷子拐口不远的人家里,打那以后我再不从那边经过。

    在这一头,我似乎永远也抹不去几个老人,坐在榕树下的场景,当夕阳的光打在他们的脸上时,皱纹显得格外明显,蜷曲着,像是时光带给他们的痕迹,而她渐渐地把痕迹变为一种宽慰,然后给予我,叫我慢慢走,慢慢跑,慢慢长大。

    另一头,是学校的校门口。有冬天一大早就起来值守的门卫,人很瘦,嗓门倒是洪亮。那时候,在我看来,他很高。他的目光,整天就往我们的小黄帽上扫,如果目光对上了他,怕是把前几天捉弄女同学的故事也要抖了出来。因而,我从不多看门卫一眼,一眼也不。校门出去,是路边的摊贩们聚集的地方。那时候没有城管,同学们拿着各自的小零钱,这儿看看,那儿看看,挑些自己喜欢的,烙饼,豆浆或是什么。摊贩们大都和蔼,现在想来也是,对着一大群蹦着跳着的小学生们,谁会板着脸来呢。驻足在摊贩的面前时,比起其他的小伙伴们,我显的有底气些,因我有每天留住一个或几个硬币的习惯。就在巷子的这一头,是我花掉我的“积蓄”的地方。再往外,便是十字路口了,服装几乎塞满了附近的所有店面,我没怎么进去过。但就是在这个拐角,我从来也不曾多迈出几步。想到了电影《海上钢琴师》,1900走下甲板的犹豫,似乎也是那时候我的犹豫,就在巷子里,在巷子的两边,不想出去,也不用出去。

    后来搬走了。

    新家,却也是一个门前有一条巷子的地方。

    不过在那里,再也没有一棵榕树,再也没有奶奶的老友,我也再不会在那条巷子上追着同学。但不知怎地,依旧记住了那一条巷子。

    长,这是那条巷子给我的感觉。走,这是我在巷子里做的事情。

    思考,似乎是不属于我那个年纪的事情。但是没错,我确实在那条巷子上,走着,以一种现在想来可笑的思维思考着。思考的时间,大多是在我上学前,放学后。我想着,昨天的那个女生笑起来好甜呀;我想着,老师今天会夸我的字迹写得端正吗;我想着,期末的考试我该可以拿到语文数学的“双百”了吧。我想的,都是些在现在看来充满着“正能量”的事情,不曾焦虑。要是真有焦虑,便是同女同学的关系出了些差错。

    那时的我,不过也在小学,也是在那时候,爷爷走了。那时的我当然不会懂得离世会怎样,我只看到他们在哭,然后在凌晨起来,去殡仪馆,大哭,我好像被感染了,连着几天说不出话来,后来是吃饭,请亲戚们,请那些过来哀悼表演的乐队们,而吃饭的桌子,也正好摆在巷子上。从那时候起,我知道怎么看懂别人的表情。而那次吃饭,桌子就摆在了家门前的那条巷子上。清晰的记得,大人们在吃饭的时候表情并无与平常有什么差别,一切依旧。那时候,我没有想过死亡会带来什么,我所关心的,是一间房间空了出来,一个人无法再与我产生联系,一个我亲切地叫着爷爷的人不见了,一个常给我零钱的老人没有了。噢!猛地想起,爷爷那时已经患了痴呆症些许年,但是幼小的我不在意他患病与否,而是他同我仍是一般亲切。他看我的时候,眼睛里是泛着些许的光的。这样的眼神,我不曾从当下热衷追星的粉丝们眼中看见过。

    巧的是,那条巷子,在我的家乡,还特地用了那样的场景,作为一部电视剧的背景。那时候,第一次看见拍摄的机器们在空中飞舞着,新奇,但真实。

    后来也搬过几次家,但也从没有再回去。

    现在进到大学里,在床上躺着还未曾入睡时,有时还会想起,曾有两条巷子,就在我家的门口,伴着我的一些回忆,平铺在成长岁月中。

(版权所有 求是潮网站 未经许可 不得转载)